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江山征文 >> 【江山人賞江山文】迷茫的青春,飄渺的理想(看點文學)

精品 【江山人賞江山文】迷茫的青春,飄渺的理想(看點文學) ——賞析逃文老師小說《葡萄園》


作者:只留陽光 秀才,2047.0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995發表時間:2019-04-26 09:56:55

【江山人賞江山文】迷茫的青春,飄渺的理想(看點文學)
   首先介紹一個詞語,知人論世。這個詞語是孟子首提,后來成為文學批評的原則和方法,意思是要正確理解文學作品,首先要了解作者的經歷和時代背景。今天這篇賞析,就從知人論世入手。
  
   一、迷茫的九零后,迷茫的“我”
   筆者對作者的了解不算多,但是知道他是九零后,知道這篇文章其實是他在某個人生階段的心靈觀照。要想深入理解這篇文章,走進作者內心,我們必須先來看看九零后有什么特殊之處。
   九零后出生在中國信息飛速發展的年代,是信息時代的優先體驗者。不僅僅是他們受到時代潮流的沖擊,他們的父母們也是。他們的父母迎頭與體制改革相撞,需要重新選擇職業,需要靠自己奮斗,許多人被卷入了下海的大潮,下了海的不一定能游好泳,有很多人被浪潮拍死在岸上,淹沒在潮中,即便能夠挺立潮頭,也擔負著巨大的壓力。他們中的許多人絕大部分時間都放在了工作上,沒有時間與孩子交流,只是做了孩子的錢袋子。并且九零后的家庭突破了很多傳統,父母的生活態度有了很大改變,主張獨立與開放,追求的是成功的事業與高質量的生活,很多家庭都有過拆散重組的現象,這樣無疑帶給九零后的孩子們情感上和心理上的創痕,使他們變得冷漠與自私,缺乏應有的溫暖感與親切感。所以九零后在各方面都出現了一些問題,曾被稱作有問題的一代。
   人們質疑他們的行為習慣、性格養成、價值觀和信仰。可是哪一代沒有遭遇過質疑呢?八零后還被稱為垮掉的一代呢,他們垮掉了么?沒有。
   九零后的孩子就在壓力與放任中成長著,在質疑和指責中前進著。在經濟時代和互聯網的沖擊中,成長起來的九零后似乎是很強大的代名詞,可是當他們步入社會,才知道自己有多倒霉,多無助。你想就業嗎?人多崗位少,高不成低不就;就了業之后呢?工資低得可憐;就算是有高工資呢?通貨澎脹讓貨幣縮水,購買力下降,依舊是月光族。
   在這樣的煎熬中,總是有人會用自己的文字來抒發些什么的。逃文老師的這篇文字,就是展現了一個九零后在大學畢業后的迷茫和追尋。
   我們先來看一下小說中“我”的設定。“我,二十三歲,壯族人……大學畢業,農村人,除了鼻子上的這幅圓形眼睛之外,跟農村其他人沒有任何分別……由于闌尾炎才回到村子里的,那是大學畢業后的第三個月。”
   這正是要步入社會的銜接期。也或許他和他的父母早已經針對就業這個問題做了一遍又一遍討論,也或許他們已經做了多次努力付出了行動。但是這些,作者沒有說,甚至于“我”的父母,也沒讓他們露面,只用“父母不在家”幾個字一筆帶過。這種安排,我們可不可以理解為父母在他成長過程中的缺失呢?
   而“我”得以在家里休整了一個月。為什么要休整?因為闌尾炎,割了,留下一塊小傷口,傷口早就愈合了,但“我總感覺傷沒有好一樣,準確的來說,我不知我身上哪里受了傷”。
   哪里受了傷呢?難道這刀子不是割在自己身上?這傷口不是長在自己肚子上?這個說法多么的奇特,奇特到讓你懷疑“我”的精神是否出了問題,或許我們該理解為受傷的不僅僅是身體,還有心靈吧。休整的這段時間,愈合的不僅僅是身上的傷口,可能還是“我”特意給自己安排的精神憩息。
   那么“我”的精神處在什么樣的一個狀態呢?
   起筆,作者寫道:“我常常在夢里見到葡萄園,夢里的葡萄園一片荒蕪,我在荒蕪里沉睡。”姑且先把葡萄園放一放,我們來看一個短語,“荒蕪里沉睡”,這應該就是作者給“我”的精神狀態做了最準確的定位。年輕人,夢里沒有鮮花,沒有生機,只有一片荒蕪,而自己就睡在這片荒蕪中。這句話的畫面感和感染力極強,讓讀者能夠強烈地感受到年輕人對前路的迷茫和無助。這里沒有希望,只有包裹在主人公身上的憂傷和沉寂。
   再看“我”的生活狀態和精神狀態的進一步描寫。“早上十點,是我的睡眠時間,但是我被吵醒了”,語氣中流露著被打破美夢的不滿。那么醒來之后做什么呢?“我”無聊到研究那樓梯了。“現在是最后一個階梯的響聲,冗長而刺耳,踏板已經腐朽,感覺整個樓梯隨時都有塌陷的可能。但是它沒有,響聲過后它依然直立著,它像一個該死卻又茍延殘喘的老人,人人盼著他死他卻偏偏不死,真是頑固的木頭。”這種研究或許是樓梯真實狀態的寫照,但是,我們讀著,總覺得有言外之意。作者想要表達什么?腐朽而頑固,隨時都有塌陷的可能卻又堅持挺立,這和“我”內心的某些信仰和觀念有沒有關系?帶著問號讀完全文,讀者一定會有比較清晰的認識。
   堂嬸過來看“我”,投來一個嘆息般的目光,其實,這個目光可能就是長輩的關懷而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卻讓“我”琢磨了好久。“我覺得一點都不美麗,為何她要投來這樣一個目光呢?如果她是一個年輕的少女的話,那目光可能會惹得我柔情欲動,但她太老,臉又太黃,可以說是一點魅力都沒有,還是我堂叔的老婆。不對,那目光是帶著鄙夷的目光,是不是我眼角有太多的眼屎她不高興,我用手摸了摸,眼角也是干干凈凈。我苦思冥想,回想她眼珠轉動的角度和眼瞼的變化,我的目光落到了堆滿煙頭的窗口,原來她是對我抽煙的行為不滿意,這一發現令我很憤怒,難道一個男人抽煙都不允許嗎?一個男人抽煙還要有所交代嗎?”這段描寫讓我們清晰地窺見主人公的內心,敏感、游離、自卑、焦躁。首先他竟然對堂嬸從審美的角度去衡量,本身就是偏離主流的思維,先是覺得對方在鄙夷自己,鄙夷一詞,其實恰恰暴露了“我”內心的自卑,只有極度不自信的人,才會覺得周圍的人都看不上自己。然后,又覺得她是對“我”抽煙的行為不滿意,這直接引起了“我”的憤怒。這算什么事呢?或許根本稱不上事,一個目光而已,卻在“我”的內心掀起了小波浪,還不是一個浪。這該是一個多么百無聊賴的年輕人啊,在他的身上,有著九零后的普遍特質,自信又脆弱,敏感而焦躁。當然不是所有的九零后都是這樣,我只是借了社會學家們對九零后這個群體的研究而已。
   在第一部分,作者完成了對主人公的第一步刻畫,對他的基本情況和心理狀態作了初步展示。這是一個迷茫的年輕人,這種迷茫讓他找不到生活的方向,找不到發泄的途徑,邪火在心里轉了一圈又一圈,化為極其幼稚而又雜亂的思維茅草,那么,這種迷茫中他有追求嗎?敢于追求嗎?他想追求什么呢?或許我們該來理一下小說的主要情節了。
  
   二、虛無飄渺的葡萄園,象征隱喻的極致使用
   小說的標題是《葡萄園》,整個故事情節其實就是圍繞葡萄園展開的。老何有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葡萄園,“那個地方有很多野葡萄,也許有很多個地方。每年的這個時候,老何都會背回很多野葡萄,葡萄是裝在麻袋里的,有的年是一袋兩袋,有的年是三袋四袋,也許更多,總之每年都有收獲”。可是這個葡萄園只有老何知道。曾經多少人艷慕那葡萄園,其中包括了阿初,阿初想要跟蹤著去葡萄園,卻都跟丟了,去葡萄園的路顯得神秘莫測。可是,老何竟然選擇了我和他一起去葡萄園。我有些受寵若驚。于是在一個晚上,我、老何、還有一只卷毛狗走在了去葡萄園的路上。在路上,我努力跟在老何的后面,可是我的肚子疼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我回了家,老何仍舊一個人去葡萄園了。可是老何,卻沒有照常回來,等他回來,腿斷了。斷了一只腿的老何,爬過了七座大山才返回了家。
   就是這么一個毫不復雜的故事,卻讓人讀得壓抑沉重而又充滿一種掙脫的激情。這是為什么呢?就是因為這篇小說把隱喻和象征手法的應用發揮到了極致。
   葡萄園,正是主人公向往和追求的目標,然而,它只存在于別人的描述中,對于“我”來說,是那樣虛無縹緲。別人可以從那里收獲很多甜美的葡萄,像個英雄一樣來去,而“我”卻不知道去那里的路,甚至是方向。作者這樣寫“我”對葡萄園的感覺,“但葡萄園那里有什么呢?是老何的情人,還是我的情人,又或者是所有人的情人,那情人一定有一雙野葡萄一樣深邃的眼睛”,“我心中充滿了幻想,覺得葡萄園那里一定有許多好吃的葡萄,好喝的美酒,好看的女人”,這是多么美好的想象,那還僅僅是一個葡萄園嗎?不,不是的,它已經成為“我”理想目標的象征,盡管我看似無所事事的生活,但是我的內心也是有追求的。
   在去葡萄園的路上,“我”一路跌跌撞撞,整個過程充分暴露了年輕人在追尋理想的過程中的各種缺陷。
   首先,“我”不知道上路之前要做充足的準備,以為只靠吃葡萄就足以支撐,對前路沒有充分的估計;其次,沒有為這種追尋做好積累,從體力上開始,跟不上老何,接著開始腹痛,盡管“我”一再鼓勵自己,最終還是不得不放棄,那在“我”的肚子里作妖的排泄物,其實正是自己不自覺間給自己套上的枷鎖和累贅。“我”不甘,絕望,“今年我再也到不了葡萄園了,明年呢?明年又不知會怎么樣。我曾經如此努力,到頭來卻終究失之交臂,二十三歲,在這個夜晚里,我仿佛走完了人生所有的路,二十三歲,所有的學業、理想、愛情都已經失去,只剩下這個破碎的軀體”,你看,這句話,正是道出了“我”在葡萄園上的所有寄托,學業,理想,愛情。“我繼續呼喊著,叫喚著,企圖喚醒一個嶄新的世界,直至全身的鮮血傾出,染紅東方的天空,浮出一個鮮紅的太陽,我轟然倒地,閉上雙眼,就像沉睡在葡萄園里一樣。”
   這些描寫雖然夸張,但是正是這種夸張和變形,把主人公內心的痛楚和掙扎,或許還有對往事的后悔,表現得淋漓盡致。
   人生就是這樣,你吃了多少苦,就換來多少甜。理想之所以飄渺,除了時代環境的影響,更在于自身。任何一個不能為理想付出的人,都沒有追尋擁抱它的資格。或許也不能說主人公沒有付出吧,他是做了準備的,他是想要到葡萄園去的,他在路上是做了掙扎的,只能說努力的還不夠,積累的不夠多吧。這樣,即便是痛楚又如何?終究是失之交臂了,終究是一場空了,那葡萄園,“我”不僅不知道確切的地址,甚至不知道方向。這正是一個迷茫糾結而又失敗的九零后沉痛的反思。
   九零后們站在大學和社會的銜接處,四處觀望,他們所想甚高,卻又力有不及,當理想和現實碰得頭破血流,他們只有哀怨痛苦和迷茫。
   而老何,或許正是“我”人生路上的引領者。他目標清晰而執著,他可以在出發前做好充足的準備,在路上意志堅定,當遇到災難時,靠著兩手一步步地爬回來。文中作者對爬回來的老何做了詳細的描寫,“見到大伙只是咧開嘴巴,露出那排缺了兩顆門牙的牙床,臉上的皮皺得就像一張吸滿了水而又被曬干的紙巾,全身的衣褲被磨得破爛不堪,膝蓋,胳膊處被劃出一道道血痕,右腿褲上有已經凝固的大片血跡,他割下麻袋做成條布,用繩子綁在兩個手腕和手掌上,裸露在外的手指和指甲沾滿了黑色的泥土。”從這描寫中,我們可以看出老何摔斷了腿之后,遇到了怎樣的困境,克服了多大的困難,強烈的求生意志和對生活的熱愛,讓他爬過七座大山返了回來。老何是一個智者,是一個勇者。他配得上葡萄園。作者說,“七座大山,斷了一只腿的老何,就是這樣一步步爬回來的,那要多大的毅力,還有始終不離不棄的卷毛,也只有他們這樣的英雄才配到達葡萄園”。老何是個英雄,可是英雄也有失誤的時候。老何為什么摔斷了腿呢?“今年的葡萄是最多的一年,就因為太多,麻袋裝得太重,回來時走路沒站穩,才從一塊大石頭上摔下,把腿折斷的,最后沒辦法拿回來,只能丟在半路上了”,太多,裝得太重,不正是一個人的貪欲所致么?往年老何總能平安歸來,是因為他總是能量力而行,心態平和。而當一個人想要的太多時,他不知道,那些東西已經成為他們的累贅,甚至是催命符。
   小說中的隱喻和象征,并不僅僅體現在葡萄園和主要人物身上,還有一些作者安排的意象值得人揣摩。
   比如,在小說中多處出現的石頭人。石頭人在老何往葡萄園的坳口。在“我”疼痛休息時旁觀著,用眼睛表達對老何不合時宜的不滿,在“我”意識到一切都已失敗的痛苦呼喊聲中,旁邊的兩個石頭人瞬間崩裂散開,而當“我”清醒之后,石頭人還是石頭人,山路還是無盡伸延著。最后當“我”重新踏上尋找葡萄園的征程,作者說,“就算老何沒有帶過我路怎么走,但天上的鳥兒會告訴我,水里的魚兒會告訴我,山間的風兒也會告訴我,就算它們不說,坳口的兩個石頭人也會告訴我,只要我愿意變成它們的那般模樣。”
   這石頭人,不正是葡萄園的守護者嗎?它們見證著一切追尋者的故事。而人,只有像它們那樣堅定不移的守護理想,才能真正找到通往葡萄園的道路。
   再比如,卷毛狗,這是老何忠實的伴侶,正是它的陪伴,才讓老何從生死線上掙扎回來,或許也是有一定的寓意吧。人生風雨多,總是要有溫暖的,那不舍不棄的卷毛,不正是亮色的存在嗎?

共 7663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又是一篇讓人耳目一新的賞析文章!文章不僅分析了作者的成長經歷,也分析了小說隱寓的深刻內涵。尤其是分析了葡萄園對一個青年成長過程中的目標的隱喻,還有“我”在追尋目標過程中的迷惘。文章從五個方面分析了《葡萄園》的成功和不足,不僅為讀者指明了閱讀的方向,也為作者指明了創作的方向。與此同時,文章還為更多的文學愛好者指明了一個較為明晰的創作思路。這就是賞析應該達到的根本目的。佳作,推薦共賞。【編輯:湖北武戈】【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4290002】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4-26 09:58:24
  陽光社長的賞析文章總是能讓人耳目一新,收獲多多。欣賞了,問候陽光社長!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1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4-26 10:36:14
  總編辛苦了,行文匆匆恐有疏漏,容后再補。
2 樓        文友:陶桃        2019-04-28 21:54:34
  祝賀陽社佳作摘精,祝創作出更多的精品分享!
3 樓        文友:五色鮮人掌        2019-04-30 11:35:58
  社長老師的賞析文章越寫越精彩!學習了,問好老師!
4 樓        文友:菁茵        2019-05-06 21:47:16
  解讀很到位,佩服陽光的高產~~
沉積心靈的悸動~~
回復4 樓        文友:只留陽光        2019-05-06 21:51:45
  哈哈,高產才能豐收,我看你那產量也高。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