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綠野荒蹤 >> 短篇 >> 情感小說 >> 【綠野征文“春光瀲滟”】兩路夫妻(小說)

編輯推薦 【綠野征文“春光瀲滟”】兩路夫妻(小說)


作者:潘夢臣 童生,889.6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613發表時間:2019-04-26 06:47:01

1
   東江岸邊也已經感受到些微的冷意了,景觀榕和芒果樹都變得灰突突的沒了精神。路上的行人大多數也穿上了外套,只有一些愛美的姑娘和耍酷的男孩仍是短打扮,用裸露的大腿和單薄的外套彰顯著他們的青春活力。
   剛剛吃過熱腸粉和湯餛飩,額頭上見汗的柱子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李民,“老大,再有一個禮拜就放假了,你準備給家里嫂子帶點什么稀罕玩藝?”
   李民用油乎乎小桌上的卷紙擦了下嘴,端起茶杯喝著水,另一只手做出拈錢的動作,“錢啊!你嫂子最稀罕了。”又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水,問:“剛子,這第一年出來打工,攢了多少錢?別亂花,要不回去弟妹不得撕了你。”
   “嘿嘿!不到五萬吧。我也沒什么花銷,趕上家里種十年地了,媳婦兒挺滿意的。比不了你,老大你得存了七八萬了吧?”
   李民點點頭,“不錯,看出你小子干活下了死力了,第一年能帶回去這些,不錯。這樣回去我也能給弟妹一個交待了。”李民制止了掏錢的剛子,從兜里掏出二十塊錢,扔在桌上。“有什么感想,這一年?”
   “我能有什么感想,一個大老粗,沒那些細乎的腦子。就是吧,有時候躺床上覺得挺沒勁兒的,不知道干啥,睡又睡不著。拿那些學生的話說是寂寞吧。嘿嘿……”
   “屁的寂寞,要我說你小子就是想女人了,是不是?”李民壞笑著逗剛子。
   剛子的臉一下漲得通紅,連連擺手,“哪能呢!老大,別亂說,叫我媳婦兒知道了要跟我鬧的。”說著話還四處地尋摸了一番,象是怕媳婦兒聽到一樣。
   李民見狀,不禁哈哈大笑,指點著剛子說:“看你個賊眉鼠眼的樣!這離家鄉好幾千里路呢!你媳婦兒莫不是長了順風耳,怕老婆可不是這樣怕的,兄弟,讓著她可不能怕她。”
   “嘿嘿!我是有點怕她呢!人家比我小五、六歲,又是高中畢業的,我才小學文化,她能嫁給我,給我生孩子,我挺知足的。”
   看著剛子的臉上還有潮紅,李民拍拍他的肩膀,緩緩地開口說:“想女人也沒啥丟人的,都是三十來歲的大老爺們,長年和媳婦兒兩地分居,陽火盛,誰不想女人?尤其是咱們這電子廠里,放眼望去,都是大姑娘小媳婦兒的,整天的被一群鶯鶯燕燕圍著,一個正常男人怎么可能沒有想法。”
   “我可知道這里有的男孩子同時交五六個女朋友,男孩啥也不干,都是女的養著,活得瀟灑著呢!”
   “那是,你們看。”操著一口廣普話的店老板指著不遠處的一排挑高很低的樓房說:“那片樓都是租給務工人員的,里面就有不少這種情況,一男數女住在一起,一男兩女的都是毛毛雨啦!”店老板散了兩支煙給李民和剛子,“這里的廠子呀,女工多,男工少,都大多青春年少的,激情澎湃啦!干柴烈火又對愛情的強烈向往,女孩子們枯燥地下工后就渴望有人體貼啦!這是正常的啦!”
   見兩人聽得認真,店老板又賣弄地道:“還有啊!有些人家里有老公老婆的,出門在外了,也都組建成一對,老公老婆地叫,跟真夫妻一樣,到年尾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啦!讓我說,都是寂寞惹的禍!”
   面對店老板的說話,李民突的有些尷尬,結了帳,拉了剛子就走,店老板還逗趣著“這里是男人的天堂啦!小伙子,把握機會啦!”
   剛子瞄著街上幾條白花花的大腿,若有所思地問:“老大,是這樣嗎?”
   “哪樣?”李民粗聲問道,“你小子收起你的花花腸子,不許干對不起你媳婦兒的事,她是個好女人!明年把孩子給你父母帶,把你媳婦兒也帶來,在廠里住個夫妻房,干上幾年攢了錢回家好好過日子。”
   “唉唉!我哪敢呢?不敢!”
   2
   離開東南沿海的城,返回東北平原的鄉。李民和剛子裹緊了一路增加的衣物,頂著紛紛的雪粉,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返家的路上。天已經黑透了,除了遠處村里偶爾閃過的幾絲昏黃的燈光,就只有李民手里的諾基亞手機屏上發出的藍幽幽的光……
   村口,李民和剛子分開了,一個向南一個向北……
  
   李民躺在熱乎乎的炕頭,烙了前胸烙后背,舒服得直哼哼,兒子趴在李民的后背上,撲騰著給他按摩。小屁股一上一下的顛動著,哼哼哈哈地問:“爸爸,舒服嗎?”
   “舒……服,舒服……死了!”李民哼哼唧唧地回應著兒子。盡管都有點上不來氣了,也是樂得遭罪。兒子小虎已經七歲了,剛回來時還認生,扭扭捏捏的不讓李民抱呢!這不,血緣可不是開玩笑的,只一頓飯的工夫,加上一個超大號的變形金剛,小家伙就黏糊上了,走哪跟哪,見李民趴在炕頭,就自告奮勇的要給爸爸按摩,于是,李民就遭罪了,話說小家伙長得結實,盡管才七歲,卻有五十來斤的重量,小虎愈發的興奮,握了小拳頭“咣咣”地砸著李民的后背。
   “去!小虎,睡覺去,進被窩,明天還上學呢!別折騰你爸了。”
   小虎不情不愿地翻身下了炕,又扭扭捏捏的不愿意走,被媽媽揍了兩巴掌,扭著耳朵進了西屋。畢竟是困了,挨了枕頭一會就沉沉地睡去。
  
   “小虎會逃氣了,前個把鄭家三嬸的玻璃用彈弓打碎了。害得老兩口罵了半條街,最后我拿了咱家剩下的玻璃給裝上了。到了,三嬸也不知道是誰打碎了他家的玻璃。”
   “媽那昨個蒸了兩百多個粘豆包,凍了一缸呢!叫我想吃了就去拿,我都吃夠了,你喜歡吃,明個我去拿點蒸了給你吃。”
   “今年的苞米太賤了,才八毛錢一斤,咱家三畝地也就賣兩千多塊,這叫種地的怎么活啊?”
   “小虎在幼兒園有了兩個媳婦兒,一個給他寫作業,一個陪他玩。咯咯,這臭小子……”
   ……
   李民枕著胳膊,斜躺著聽媳婦兒絮絮叨叨地說著家長里短,看著日益豐潤的媳婦兒,不禁有些癡了。老婆孩子熱炕頭,人哪!活著拼東拼西的圖個啥?不就是這個嘛!李民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李哥,快點管管剛子吧!他犯起魔怔了,聽了別人的閑話,拿了萊刀非要劈了他弟呢!唉呀!這個挨千刀的,不信自已的老婆弟弟,偏偏聽信外人的破落話,這要鬧出個長短,我可怎么活啊……”剛子媳婦兒哭得凄慘,斷斷續續地講了事情的由頭。
   李民用拳頭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是哪個混蛋傳的瞎話。”
   “還不是林家的小鬼。”
   “他娘的,這個二流子,皮癢了欠收拾,翠啊!趕緊,你先回去,看住剛子這個二百五,別讓他胡來。我馬上就到。”
  
   李民押著被反剪著雙手的林小鬼到了剛子家,一腳將小鬼踹到了墻角,怒罵道:“說吧,有一句假話我廢了你。”李民搖動著拳頭,眼神不善地盯著林小鬼。
   “哥,李哥,你是我親哥,我哪敢騙您啊!”林小鬼擦著臉上的汗珠子。賭咒發誓地說著。
   原來呀!這剛子到家第二天和一些老哥們在街口閑聊。林小鬼也在,林小鬼也都二十四五的年紀了,整天東游西逛的,爹不服娘難管的,偷雞摸狗欺軟怕硬。剛子最是看不起這號人了。一盒紅雙喜發了圈,偏偏掉下了林小鬼,大家伙噴云吐霧地聊天說地,林小鬼傷了面子,心中自是不憤,就陰陽怪氣地說起了怪話。憑空捏造了黑白,信誓擔擔地說剛子媳婦兒和他弟成子有一些難言的丑事。剛子大怒,當場揍了林小鬼一巴掌,就回家找弟弟問個清楚。可這種事經不起琢磨,架不住解釋,越描越黑。剛子叫囂著要與弟弟拼個明白。翠兒怕事鬧大,就找到了李民,在村里,剛子就服李民。
   事情真相大白了,剛子難為情地笑,林小鬼討好地點頭,翠兒不依不饒地撒嬌,成子賭氣地走了,李民罵走了林小鬼說:“行了,大過年的,過去了,翻篇!剛子,錢取出來了嗎?給你媳婦兒存著,昨個我把錢往炕上一撒,你嫂子那都瘋了,眼睛冒藍光,硬是數了一晚上錢。誰攔著跟誰急。”
   李民的話逗笑了所有人。氣氛一下活躍了起來,大家伙上了炕,摔起了撲克,說說笑笑地迎來了除夕。
   過年了,在燒紅了半邊天的爆竹聲里,在合家團圓的酒水里……
   3
   開心的時間過得快。一轉眼,年味就淡了,李民和剛子又踏上了南下的火車。
   綠皮火車“咣咣當當”地駛出了山海關,本是寬松的車廂仿佛一下子就擁擠了起來,李民和剛子也被迫從“臥鋪”的享受變成了靠窗而坐。身邊擠坐了幾個咋咋呼呼的人,人手一個大茶缸,嘴里罵罵咧咧,仿佛天老大他老二似的。
   “看你這揍性,真是不招人待見,屁大點的事也值得你這樣不爽利。那個大扯子的娘們你讓讓他會死!”
   “介似嘛玩兒意啊!有人要沒,扔了!不喘氣的玩兒意也知道占座,買票了嗎?”
   耳朵里震天價地響著天津人獨有的方言,李成無耐的撇撇嘴,把目光投到窗外,光禿禿的田野里,有成群的烏鴉在覓食,聳立的高壓線鐵架伸展了手臂刺向天空,慘兮兮的白楊樹光著腦袋在北風里發抖。一望無際的田野看多了會反胃,李成閉起了眼睛假寐,心里忽忽悠悠地閃著無序的雜事。家鄉,工廠,媳婦兒,兒子,還有那個女人……
   就在李民迷迷糊糊半夢半醒間,一個女聲傳入了耳朵。
   “嫂子,你真要和我哥離婚啊?”
   “真離,你哥對不起我,既然他不仁就行我不義!”
   “唉呀!嫂子,你真的舍得我哥啊!”
   “有什么舍不得的,他又不是金鑲玉,他,他就是陳世美,負心漢!”
   “好好好,他是陳世美,他是負心漢。也不知道是誰半夜看人家照片流淚,又給人家買新衣裳的……”
   李民聽了不禁一樂,腦子里都幻出了這個說話的小姑子拿捏著說小話的俏皮樣。會不會還捏著個蘭花指呢?
   卻不想,座椅后邊卻傳來了嚶嚶地哭聲,“我當然舍不得,我辛苦調教好的男人憑什么讓給個野狐媚子,我只是不甘心,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孝敬老的,管著小的,讓你哥安心地去打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他就這么急著對不起我,剛出去一年就找了新人。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天仙一樣的人,比給他生了孩子的媳婦兒還重要,過年了都不回來!”
   “嗡!”李民仿佛遭了一記重錘,滿腦子的都是媳婦兒,‘老婆’的身影再轉……
  
   低矮的出租屋里,李民仰躺在床上,愣愣地盯著旋轉的吊扇,雖然有點涼,卻澆不息李民心中的燥熱。
   剛給那個女人打了電話,對方卻停機了!李民慘然地一笑,在一起兩年了,她斷的利索,毫不拖泥帶水的消失了,絕情嗎?不是,本就不是一路人,只是寂寞旅途中的一現曇花!
   李民摸到了手機,拔號,通了,“媳婦兒,帶孩子過來吧!我想你們。”
  
  
  
  
  
  
  

共 3817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語言凝練,故事完整,結構合理,主題明確。李民和剛子是鄉黨,彼此關系要好,他倆遠離故土長年累月在外打工,因為寂寞,李民在外找偷偷地找了女人。過年了,他們結伴回家。李民享受到了家庭的溫暖,剛子受了村里的二流子林小鬼挑撥,說他媳婦和他弟之間有一些難言的丑事,因此引發了家庭矛盾。年過了,李民和剛子又踏上了南下的火車,準備又一年的打工歷程。在車上,李民座椅后邊傳來了嚶嚶地哭聲:“我當然舍不得,我辛苦調教好的男人憑什么讓給個野狐媚子,我只是不甘心,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孝敬老的,管著小的,讓你哥安心地去打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他就這么急著對不起我,剛出去一年就找了新人。我就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天仙一樣的人,比給他生了孩子的媳婦兒還重要,過年了都不回來!”這是千千萬萬青年男人為了養家糊口,遠離妻子背井離鄉外出打工的縮影。李民觸景生情,良心發現,毅然斷絕與有兩年關系女人的繼續交往。親情無價,李民迷途知返,他打電話讓媳婦帶著孩子來到自己身邊。推薦發表,問好主編潘夢晨老師,祝福創作愉快,佳作不斷。【編輯林科】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潘夢臣        2019-04-26 09:50:11
  謝謝林科老師編發,辛苦了!
燕北男子漢,江南陪妻子。 五載軍旅過,性中喜詩詞。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