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旅行筆記:從前開始的地方(散文)

絕品 【流年】旅行筆記:從前開始的地方(散文)


作者:紛飛的雪 探花,20230.44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337發表時間:2019-02-28 15:42:01

【流年】旅行筆記:從前開始的地方(散文)
   一
   是在烏鎮,風景被接踵而至的人群淹沒,我們從擁擠的東柵西柵逃離,一腳踏入人跡稀少的南柵。
   若不是在那個午后,在飄著浮萍的水邊,意外邂逅一位有著文學情懷的劉姓老人,那屬于烏鎮的寧靜時光便終將會流瀉在四月的春光里。
   劉叔說,這是被烏鎮遺忘的南柵。
   那時,我們身在烏鎮的東柵,與南柵僅有一橋之隔。劉叔領著我們沿著水邊走,上橋,下橋,只一個拐彎,便到了南柵。
   南柵就在這里。在它自己這里。在劉叔言語中的遺忘里。
   遺忘,在這個時候,像極了一縷晚來的風,吹醒了水邊的樹,連同刻在橋身上的字兒也一起醒了,一起醒來的還有我們閉塞的神經或靈感,在我們身體的某一處流動。
   遺忘,這個詞語,在南柵,有種古老的意味,經過思想的梳理,手指的觸摸,一點點地蘇醒。
   江南小鎮,就該是古舊的。南柵的舊,修復了我們心中的缺憾。
   有點冷的烏鎮,被雨淋濕的屋頂,石橋,石板路還有我們。我們與南柵,有著情致和心靈的感應。在南柵的老街上走,一不留神便邁進了從前的時光里。
  
   二
   南柵有烏鎮最為古舊殘敗的宅子。在老街走幾步,便走到了張家老宅。老宅的外墻皮層層剝離,墻頭長著一叢叢青草,一堵月牙狀的瓦檐隱現在草色中,沾滿塵埃的木格子窗半開著——繁盛和衰敗在張家墻頭同時上演。所幸的是,那日天氣晴好,陽光落下來,照在殘垣斷壁上,便有了些許生命的跡象。
   張家老宅在一年年風雨的摧殘下,只剩下一處門樓、一座天井,一條木質的舊長廊,一兩間廂房。曾經住在里面的人都去哪兒了?張家后人零落天涯,到如今只剩下一位中年女子,孤獨地懷想。只有她一個人,守著空寂的老宅,她收取一元一張的門票錢,不厭其煩地對每一個走進老宅來憑吊從前的人,說著宅子的往日時光。
   她指著門樓說:“這是磚雕門樓,有好幾層呢!在烏鎮,這樣的門樓,在別家可看不到。你瞧最上面,刻著兩條龍,是不是很有氣魄?我家祖上是開錢莊的,以前是烏鎮的首富,后來敗落了。家里的好多房子都被日本人的炮火炸掉了,還死了很多人。不知道過幾年南柵拆遷,我家的老宅子能不能保留下來。”
   “一定能的,這宅子不是列入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了嗎?一定會得到很好的修繕。”我一邊回應她,一邊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門樓上那四個字“長宜子孫”……陽光剛好打在高高的門樓上,我望著門楣上的雕鏤自言自語,無數個影子開始碰撞,疊加,這些圖案在我眼前不斷變幻,極盡繁復。
   穿過幽深的長廊,可見一幢二層的木樓,一棵老樹半垂在二樓的廂房上。是在春天,枝椏間看不到初生的新芽,恍惚間卻看到一個女子的身影——她提著燈籠從樓梯上走下來,肥大的衣裳裹著她瘦小的身子,裙子順著木梯滑下來。她的步子很輕,紅色的繡花鞋踩在木樓梯上,無聲無息——這一步步,像是踩在烏鎮滄桑的心口,踩得人心生生作疼。
   她是想要跟我說些什么的——問我怎么來到了這里?問我橘園里的橘子紅了沒有?問我知不知道一百多年前發生在這座宅子里的故事?她指著長廊盡頭那盞干枯的紅燈籠,告訴我,她的名字……
   進到老宅里面,才發現有個很大的院子,一根根老舊的木柱子發出一股子霉味,兩根木柱子間居然掛起了兩條麻質的晾衣繩。一條繩子上掛著藍白格相間的床單,另一條則是一套紅色的衣褲,這豐富的色彩,讓原本陰暗的院子瞬間明亮起來。
   一道光線從半空折射下來,我抬眼,看到的是一片四方形的天,還有屋檐上十分好看的滴水瓦。青色?墨色?我無法辨別瓦片的顏色,從青色到墨色,許是時間在瓦上發生的質變。這些滴水瓦都做得很是精美,雖然經歷了無數次雨水的沖刷,但依舊可以看到當年雕刻的圖案。這些滴水瓦該是稀罕之物了吧?新房子一日日地建造,老房子一日日地拆改,也就是能在這舊得不能再舊的深宅大院里才能見到。
   多年前初春的一個雨天,在安昌古鎮,我走進一家老宅子,曾見過這樣古舊的滴水瓦。時隔一年,我再去探訪,那座宅子的門卻永遠關上了。一把銅鎖,鎖住了老宅的從前和現在,一株枯萎的艾草,垂掛在門上。路邊堆著幾塊石頭,幾根木頭,住在邊上的大姐出來遛狗,她告訴我,這宅子馬上要拆了。我在院墻外徘徊了好久,最后黯然離去。
   江南多雨,雨順著瓦片的紋路滴下來,突然間覺得它有了生命,濕濕的,長滿了故事,像深居老宅里的那些女子的淚。我又看到了她——她穿著雪白的衣裳,倚著一扇半掩的木門,讀書上的句子:“她走到墳前,看到一片蘭花,好大的一片,就像娘生前種在園子里的一樣,這蘭花是娘給我捎來的口信。每次想她,就會長出一朵蘭花來……”她放下書跑去娘的墓地,真的看到了蘭花,同那本書里描寫的一模一樣。她讓人把這些蘭花移到院子里,每天她給蘭花澆水,修剪枝葉。那天,下起了很大的雨,她沖進雨里,去救那些快被雨水淋死的蘭花。她的衣裳全濕了,她在一叢蘭花前蹲下,哭著……她哭死去的娘親,哭被風雨摧殘的蘭花,也哭自己即將消亡的愛情。
   不知從哪里飄過來的曲子,像是低沉的哀樂,在宅子上空回旋。這讓我想起一部電影的結尾,也是在這樣的一座老宅子里,雪白的紙花漫天飛舞,十幾個人抬著一副厚實的棺木,那里面躺著一位如花一般美好的女子,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的靈魂從宅子高高的墻內飄出,飄到一個開滿素心蘭的墳地,飄到她娘親的身邊。
  
   三
   劉叔帶著我們在老街閑逛,看到全然不同于東柵西柵的舊南柵,每個人都顯得很興奮——我們與木格子窗合影,與橋合影,與巷子合影,望向緊鄰河岸的民居斑駁的墻,望向河邊那幾棵與橋一樣蒼老的樹,發出感嘆——原來真正的烏鎮是在南柵。
   這里還是從前的模樣——老房子依水而建,墻面斑駁,可以看到文革時留下的紅色標語。運河水嘩嘩地流,黃綠相間的水草錯落在水上,有人在河邊洗衣,沿河的小飯館飄出飯菜的香,三白酒的香。
   南柵的黃昏來得有些遲緩,那縷并不十分明朗的光線,不偏不倚落在了南柵的水上——溫暖的橘黃色,夾雜著淺淺的赭紅,讓這有點冷的初春暈染出一絲暖意。
   黃昏來臨的時候,我在河邊走。一條木船從河那邊駛來,有個十八九歲模樣的姑娘坐在船頭,頭上戴著花環,穿著紅色暗紋的斜襟大褂,將一曲小調唱得百轉千回:一江水耶,流不完,流呀流呀望不到邊。小小船兒水上飄,小呀小妹妹坐在船上面……姑娘的對面坐著一位身穿灰色長衫的小伙,他的視線從來都不曾從她身上挪開。
   上了岸,她向橘園跑去。他的頭上也戴著花環,跟在后面追著她一起跑,他想著幾天前和她剛剛相遇的時候,是在鎮子外的一片油菜花地,一只好看的紙鳶在天上飛,她牽著繩子跑,那么用力地跑著,似乎急切地想要從甜蜜的恐慌里逃出來。他只能看著她,他不能牽她的手,不能抱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她,陪著她。
   從一座橋走向另一座橋,就像是從一個夢境走向另一個夢境。站在浮瀾橋上望向對岸,高高的樹擋住了視線,我們看不清對岸那些老房子的模樣,只能循著河面上的倒影去想象那些老房子的容顏。
   古老的南柵在水上流動,劉叔站在河邊朗誦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他渾厚的音色中帶點沙啞,剛好與眼前的景象有一種天然的貼合——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劉叔告訴我們,過不了多久,這里就會拆遷,然后改造成現在的東柵西柵。你們現在看到的老街都會拆掉……
   劉叔發出一聲長嘆,卻在我心頭捶下重重的一擊——如果,這次我們不去南柵,許是等我們想去的時候,它就不復存在了。
   來南柵的游客很少,來的無非是像我這般念舊的人。在街上走著、在街邊坐著的大多為本地居民。一些房子空著,一些狗在街上跑著,一些花在枝頭盛開著。鋪子是自家的,店鋪門口掛著去年端午的艾草,木門上貼著去年春節時的對聯,偶爾還可以看到開在墻縫里的素心蘭。
   繡花鞋十元一雙,藍布方巾五元一塊,繡花扇子十五元一把……這些物件上的圖案都是婆婆自己繡的。她滿頭銀發,身穿布衣,坐在街邊繡了一年又一年。去南柵的人不多,生意自然也沒有西柵那邊的好,但婆婆卻依然不愿去那里售賣自己的繡花鞋。
   我蹲下身子想與她說話,旁邊有位姑娘發出一聲驚嘆:“這么便宜啊,我們剛剛從西柵過來,這樣的繡花鞋在那里要賣50元一雙。婆婆,你怎么不去那邊擺攤?”
   婆婆說:“年紀大了,走不動了,那里人太多哇。”婆婆收了錢,包好繡花鞋,還送了一張“福”字給姑娘,然后又開始繡鞋。
   這個春天有著很溫暖的陽光,賣繡花鞋的婆婆和抽著水煙的劉叔守著依然老去的南柵,揣著一顆佛心,款待我們。
  
   四
   南柵實在是太老了,當我坐在橋邊的石頭上,呆呆地望著不遠處的河時,會收到好心人善意的提醒。南柵實在是太舊了,以至于我在街上走,突然會被某件舊物吸引,盯著它看了好久,再回頭才發現,整條街上只剩下我一人——原來世界一直空在那里,沒有從前,沒有以后。
   在南柵,可以明顯地感受到現實生活的緩慢,卻感受不到時間在移動。最后一縷斜陽投射下來,將南大街劈成兩半——一半在陽光里,一半在陰影里。我們選了臨河的一家小飯館,點了一壺三白酒,點了幾樣小菜——南柵白水魚、油燜春筍、香干馬蘭頭、古鎮醬鴨、小米糕……運河水安靜地流淌,一條木船載著回家的人駛向河岸,姑娘吟唱的小曲又從遠處飄來。
   夜幕降臨的時候,我們作別南柵,作別從前。一鉤彎月在夜空時隱時現,一條狗從我們身邊跑過,南柵在沉寂的暗夜里漸漸蘇醒,而此刻的我,卻無法抑制地留戀起身后越來越遠的老人、老街、老樹、老房子……
   我問并肩走著的春光姐,下次我們再來烏鎮,南柵還在嗎?

共 3703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烏鎮,是一有名的江南古鎮,也是國內外許多人的向往。近幾年,東柵與西柵經過開發后,街邊小商鋪云集,游人如織。橋上、碼頭、街上到處是人,熙熙攘攘。美麗的景致被人流遮擋,美好的心情也被嘈雜聲破壞。感覺不是來賞景,是在看人。逃離喧囂的東柵與西柵,不經意間邁進了靜寧的南柵,又巧遇抽著旱煙袋的劉叔,使人邂逅了烏鎮的從前。南柵老街邊的商鋪,都是當地居民所開的,所售商品物美價廉。古街上游人稀少,空曠落寂,老屋墻面斑駁,古香古色。浮塵,在午后的斜陽下慢慢地漂浮,時光在這里靜止了,讓人恍若回到從前。南柵因還未經開發,保持了烏鎮的原有風貌,是原汁原味的江南古鎮風貌,讓人留戀。美文極具畫面感及代入感,虛實相應,情景交融,散文韻味濃郁,語言優美,格調優雅,結尾的問話,更使主題得到了升華。讀罷,讓人賞心悅目。佳作,編者力薦!【編輯:五十玫瑰】【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3010011】【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200108第0003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2-28 15:47:31
  讀罷美文,讓我想起我們去年相聚烏鎮,那個午后又一起走入南柵的情景,古街,古屋,劉叔……回憶總是那樣的美好。
五十玫瑰
回復1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2-28 16:23:53
  是的,待到江南春暖花開時,我們再聚,共賞人間盛景。
   謝謝玫瑰姐。
2 樓        文友:快樂一輕舟        2019-02-28 16:46:06
  在南柵,享受從前舊時光,在舊時光的背影里,享受到寧謐和安詳!
回復2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1 09:23:26
  謝謝輕舟大哥,祝福萬事順遂。
3 樓        文友:一海明月        2019-02-28 17:06:46
  用詩意的語言,再現了戊戌年四月那個下午,我們邂逅烏鎮南柵的點點滴滴,說出了我心中有筆下無的情絲縷縷,我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是的,我們與烏鎮,與烏鎮南柵有著情致和心靈的感應,就是這樣的《親愛的舊時光》!
   時光不老,生活靜好!
   ——初讀雪社散文《從前開始的地方》有感。
回復3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1 09:24:00
  謝謝明月哥,每一次我們一起出行都很開心,期待三月再聚。
4 樓        文友:唐柳        2019-02-28 18:11:28
  讀了雪社長的美文,倏地想起這樣的句子:“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游子,把吳鉤看了。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舊時光,是喚起生命神祇的魔笛。我相信,作者寫下的文字,既與古人的心意千載相通,也是當下我們內心深處的生命自覺。當我們流連于孤獨的時間和空間,面對逐漸衰老的建筑和人,不經意間,敏感的我們,就照亮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成為人生當中最為奢侈的享受。
攜文字之精華,震男兒之雄風
回復4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1 09:24:52
  謝謝唐柳老師。祝好!
5 樓        文友:和氣致祥        2019-02-28 19:39:45
  看起來再不抓緊去,就要留下永久的遺憾了,爭取下個月就像社長說的,“上橋,下橋,只一個拐彎…”去看看南柵。帶著這篇美文,到那里再讀一遍。請社長想著,如果有公眾號或者朗讀的最好,都沒有也給我來個文檔格式吧。
回復5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1 09:25:55
  好的,我過會兒發個文檔給你。謝謝致祥老師,去烏鎮的話,一定要去南柵走走看看,回來記得寫文哈。
6 樓        文友:清鳥        2019-02-28 20:16:03
  南柵,給了我無數想象的空間 ,安寧祥和的時光里可以短暫小憩,不能不說是一種幸福,讓靈魂安放于此,便融入南柵的從前……欣賞學習了
愿與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純真與美好
回復6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1 09:26:35
  是的,清鳥。南柵很安靜,那種古舊,是我喜歡的。
7 樓        文友:蘆汀宿雁        2019-03-01 10:31:34
  真正的烏鎮在南柵,在劉叔和繡花老人的記憶中,在橘子紅了的“片花”中,在從前的風物人情中。
   蕩筆之妙:色彩與影像的交疊,實描與想象的融匯,虛實相生,內蘊自傳。
網名蘆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虛極靜篤。與書相伴,戀字成癡,以散文、隨筆居多。
回復7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2 19:51:41
  謝謝雁子,可惜那天你們回去了。不然我們可以一起看看南柵。
8 樓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1 11:27:30
  讀之,仰視。
   很美,欣賞這樣的寫作風格。南柵雖舊,卻有東柵與西柵難尋的味道。南柵的彎月,明亮皎潔,老人、老街、老樹、老房子、狗……
   沒有去過,看來趁未開發,得去走走。
回復8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2 19:53:55
  謝謝小石頭,像南柵這樣的古鎮以后會越來越少。所以這篇文我一定要完成,算是一份念想。
9 樓        文友:山魔        2019-03-01 11:34:46
  很少讀散文,走進雪的散文,就像走進一幅寧靜的畫,這感覺很美。
回復9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2 19:54:27
  謝謝魔姑娘,問候。
10 樓        文友:踏歌而行        2019-03-01 14:02:11
  南柵還在嗎?
   至少它應該保存到我去的那一天!
原名趙挺,筆名叩心弦。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回復10 樓        文友:紛飛的雪        2019-03-02 19:55:03
  去吧,別讓它等太久。
共 23 條 3 頁 首頁123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虎扑中国足球论坛 11选5 极速快乐十分 福州麻将有啥技巧 河北快三开奖 英超冠军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体彩22选5开奖走 秒速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股票融资什么时候还钱
虎扑中国足球论坛 11选5 极速快乐十分 福州麻将有啥技巧 河北快三开奖 英超冠军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体彩22选5开奖走 秒速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股票融资什么时候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