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韻】記憶里的一種聲音(散文)

編輯推薦 【菊韻】記憶里的一種聲音(散文)


作者:逝者如斯 探花,14814.2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927發表時間:2018-12-10 15:38:33

“發糕哇,發糕哇——”
   三十一年過去了,每當夜靜人深之時,我的耳畔常常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這聲音充滿了慈愛,更帶給了我溫暖。每當我在困境中一想起這聲音,就會在人生這條并不平坦的大道上奮然前行。
   直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連她姓什么也不清楚。但她當年在我們湖口縣城,幾乎比縣長還要出名,因為她是全城唯一一個流動賣發糕的女人。
   在我的記憶中,她總是上身穿一件半新半舊的暗紅色碎花布圍裙,肩上挑著一擔白色洋鐵桶,每天清晨出現在湖口縣城大嶺至湖口渡口一帶,走街串巷,風雨無阻地賣著發糕。
   一九八六年高考落榜以后,我有幸進到湖口中學辦在五七廠內的高三補習班里復讀,一個人住在白菜凹我姐姐租來的一間民房里。這一年時間,是我學生時代最最刻苦的歲月,每天除了正常的睡覺之外,就是讀書,做習題。因為我深深知道,只要考不上大學,就得在鄉下種田。可我生得單薄,手無縛雞之力,用我父親的話說,“孩子,怎么辦?你這身板,根本不是種田的料”。因此,擺在我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通過讀書才能鯉魚跳龍門。
   那年月,出租房里沒有電視,更沒有手機,所以干擾很少。一天三餐,也全靠自己解決。只要能吃飽,我從來不挑食。除了米飯,在湖口所有的粑俗品種里,我最愛吃的就是發粑,它既細嫩,又有韌勁,吃起來爽口,味道還微甜,并且容易消化。一年之中,只有逢年過節或是遇到做壽走親戚時才能吃到。從我住進白菜凹的第一天清晨開始,我就聽見門外傳來一聲又一聲悠長的叫賣聲“發糕哇,發糕哇——”
   我一下子從床上爬起來,胡亂套上一件外衣,直奔門外。
   “大姐,賣的是什么?”因為發糕這名字,我還當時還是第一次聽說。在我們鄉下,只有發粑。
   “發糕哇。你怎么住在這里,之前好像住的是一個女的。”
   “那是我姐。怎么賣?”
   “一塊錢四個。”
   “哇,這么便宜,我要一塊錢的。你每天都來么?”
   “當然。這里離五七廠近,附近沒有一間早餐店,卻住了好多學生娃。”
   “那好,我每天都吃。我最愛吃發(粑)糕了!”粑字剛一出口,我便改了。
   “你愛吃就行,趕快趁熱吃吧!”
   望著她走遠的背影,我頓時覺得她是多么的和藹可親,像極了我的姐姐。她的五官很端正,雖然衣著樸素,不愛打扮,可真要妝扮起來,一定會是一位大美人。論年齡,那年她最多二十七八歲吧,反正不超過三十歲,充其量只是一個孩子的母親。因為,因為我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母性慈愛般的光芒。
   從此以后,每天清晨只要聽見她的叫賣聲,我會準時起床,買她的發糕吃,所以我上學從未遲到過。偶爾有一兩次因前夜讀書太晚而起床遲了,我就把發糕抓在手里,邊走邊吃,差不多走到學校時,發糕剛好吃完,上課的鈴聲也就響了。有一回,我身上的零花錢剛好用光了,要等到周末才能回家,我就準備不吃早餐了。可是,那天她好像知道我的窘況似的,站在我的門口一連喊了五聲,仍不見我出門,便上前毃門。當她知道我沒有錢時,快速地從桶里拿出五個滾燙的發糕,用報紙包好,強行遞到我的手上,轉身就走了。我望著她挑著擔子歡快疾走的背影,眼角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因為我不到兩歲就沒有了母親,是靠祖母和父親一口一口地喂養長大成人的。我童年時代所缺失的母愛,似乎在那一瞬間已完完整整地找回來了。后來,我還錢給她,她堅決不收。別人一塊錢四個發糕,她每次總是給我五個。后來,我也曾在湖口的其他賣早點的攤位上買過發糕,可是那味道,干巴巴的,幾乎難以下咽,吃下一個都成問題,更別說一次吃四五個了。
   一九八七年高考,江西省是大專和中專分開考試的,報中專的不用考英語。為了穩妥起見,我只好選報了中專,結果我順利考上了省城的一所中專學校。去南昌讀書的兩年時間里,我再也沒有吃過她親手做的發糕了。參加工作以后,我又多年一直在廣東打工,呆在湖口的時間極少。記得有一年冬天的清晨,我回到湖口縣城,特意站在白菜凹曾經住過的那段公路上等著,希望能看見一個挑著白色洋鐵桶的女人出現,希望能再一次聽見那熟悉的“發糕哇,發糕哇——”的聲音。可是,她,并沒有出現。
   我四處找人打聽她的消息,可聽到的有三種不同的版本。有人說,她前幾年因為丈夫出軌離婚了,一個人帶著不滿一歲的小兒子離開了湖口,去外面打工去了;有人說,她已經走了,那一年九江至湖口高速公路上發生過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她恰好就在那輛九江開往湖口的班車上……還有人說,曾在九江八里湖附近的公路上碰到過她,她打扮得很洋氣,人胖了,也發福了……
   于情于理,我更相信最后一個人說的是真的。在人生的道路上,如今我也已近知天命之年,在外經歷過無數的風風雨雨,雖然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薪階層,沒能飛黃騰達或大富大貴,但我心中始終堅守著一份正直和善良,我一直堅信:風雨過后必有彩虹,付出之后必能成功。在我所有熟悉的人群里,我最不能忘記的,就是一位曾經陪伴我度過365個清晨、每天為我送來早餐的女人。無論她如今身在何方,都不影響我對她深切的想念和美好的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共 198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逝者如斯的散文《記憶里的一種聲音》寫的很能打動人,一個沿街叫賣的女人,讓作者感到了從小缺失的母愛又回來了。印象如此深刻,以至于三十一年過去了,作者還能清晰地回憶起那一聲聲“發糕哇,發糕哇——”的叫賣聲。不知姓名,不知住在哪,只是天天來賣發糕,而“我”天天賣發糕,風雨無阻。“我”當時是一個高三補習班復讀的學生,一個人住在姐姐租來的民房里。每天清晨的叫賣聲,使我準時起床,賣發糕吃,所以從未遲到過。令人動容的是,我有一天零錢用光了,打算不吃早餐了,她在門口喊了五聲,又敲門見我,知道我沒有錢時,拿出五個發糕,包好送到我手上,轉身走了。這一刻,我流下了眼淚。后來還錢,他堅決不收。這是一個有愛心的小本生意人,她溫暖了一個學子的心,這一聲聲叫賣,是如此動聽,多年以后不能忘懷。后來,關于她的消息就不確切了,可是她帶給作者的溫暖,使人在風雨中依然堅信正直和善良。并在文章結尾用飽含深情的筆寫下了對她的想念和祝福:好人一生平安!愛心是會傳遞的,相信作者也會把這份愛傳遞下去,讓人間不再冷若冰霜。感謝賜稿菊韻,期待更多精彩呈現。【編輯 遠近】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遠近        2018-12-10 15:40:13
  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回復1 樓        文友:逝者如斯        2018-12-10 17:10:11
  總編辛苦了!多謝鼓勵!一則小文,真實的記憶,在這個冬天的清晨常常想起,溫暖如春!
2 樓        文友:素心若雪        2018-12-13 06:11:13
  文字細膩的描繪一個勤勞善良的小本生意人的生活,人物特性鮮活,叫賣聲一直伴隨作者成長,這樣記憶猶新的懷念讓人真切感到作者也是一個善良的人。祝好人一生平安!
馨蕊英華步冷穹, 清魂潔魄傲芳叢。 寧由朔雪侵三世, 不向東君乞柳風!
回復2 樓        文友:逝者如斯        2018-12-13 09:09:25
  真人真事,陳芝麻爛谷子,不妨也讓它們見見光。問好美女!
3 樓        文友:葉雨        2018-12-13 22:32:07
  人們總是忘不了在艱苦的時候得到的那份溫情,哪怕是一個商人,哪怕賣的是發糕。如果現在的生活,說啥你也不會記住一個賣發糕的女人了。文寫的很感人。贊一個!
文學陶冶情操,文字凈化靈魂。
回復3 樓        文友:逝者如斯        2018-12-14 08:55:46
  點評說到我的心坎上了,如今的人過上了富足的生活,對于一些小恩小惠也顯得麻木不仁了。多謝社長大人鼓勵,問好冬安!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