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红单双中特网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柳岸?收獲】盛名(小說)

絕品 【柳岸?收獲】盛名(小說)


作者:甲申之變 進士,6267.1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443發表時間:2018-09-11 20:00:04

【柳岸?收獲】盛名(小說) 這幾天,一如往常,天氣晴朗。在柏油路面上行走的人,與依靠在附近教學樓一旁的榕樹一樣,全然沒有生氣。剛從建筑物里面出來,一股灼燒的熱浪撲面而來,把整具頹然的靈魂焚滅殆盡。
   我勢必將擺脫規矩化的生活。那慵散而又毫無信仰的生活,在眼下愈發枯燥。翻開座談會上的記錄,斷裂的鋼筆,幾筆嚴肅認真的、被自己勾勒過的筆跡,從昨天開始,到今天再開始,循環往復地告訴自己,又浪費了一個殘損破敗的日子。
   仔細想想,那片刻的記憶、須臾枯萎的夏日,還有作為文字工作者的自己,仿佛是各種形式主義的方法論,又在自己的腦回路上推敲了一遍。我折斷榕樹下脆裂的枯枝,離開教學樓的塵煙小路,揮別門前銹跡斑斑的柵欄,消散不見,文人與文人間惺惺作態的倒影。索然間,把自己蜷縮在刺痛的日光下,聞一聞崎嶇土路上被日昀燒焦的草香味,迎著一個熟悉的棲息地,走了過去。寫著“春江之園”四個草書的公園之中,斷石、假山、影影綽綽的光景,沒幾個人,十分凋敝。
   我靠坐在一邊,乘涼,為等待夕陽西下,索性晾曬一番孤寂的心緒。
   我始終在想,今天即將過去的黃昏,會很美,也會很凄愴。凄愴便是墜落,很多動物兇猛的天性,為了爭奪領地和食物,便沉溺心性,瘋癲暴戾。事實上,誰遑論沉下心來,聽迷人的風聲、感受襁褓的溫暖?甚至有鴆害的血腥味道,會在死亡之前恬靜一些。我如是想著,座談會上幾個侃侃而談的名人,被他們徹底洗腦的理論困惑。為什么大行其道的斂財培訓是成功者必談的?而不去修身養性地閱讀一本經典、亦或是在夾縫中踽踽獨行,嗅著一朵薔薇花絕美的氣息?那絕非釋然者能茍同于我的真理,所以又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坐而論道。每一次排場如故的地方,以文化者自居的大師,不厭其煩地給我灌輸了一個道理,那便是:在金錢與理想國之間相互成型的自然屬性,在精神世界中絕對成立。
   我不去想什么“黃昏獨好,而財富煌煌”的道理,只覺得某一個時辰,又被一個所謂“慕名”而來的年輕男子侵擾。在這類人眼里,我是一個油鹽不進的、孤傲的語文教員,不缺金錢,貪圖精神文化的安逸,便似一潭死水。他是一個穿著潔凈白衣、剃光了胡須,滿嘴蜜糖的保健品推銷員,這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本分。他企圖說服我,只為了將有限的財富,換一點他有限的業績。當然,那有限的業績也是他有限的財富。
   “騙子,又有何事?”我微瞇著眼睛,在一塊圓形的石頭上坐著,似有似無地掠起嘴角。
   我早已習慣稱呼他為騙子,他也不否認。
   “你好,吳老師,我今天過來并不是為推銷產品,而是向你傾訴一個清新脫俗的故事。”他整理被風輕微拂亂油膩的頭發,自然地露出一個微笑。
   “呵呵,又是和保健品有關的吧?轉個彎,和那個賣保險的業務員一樣,以故事取勝,以感性收尾,再以金錢成交。”我說,打開手中的鋼筆筆套,隨意在筆記上狠狠地劃了一筆。
   “吳老師,你看我……我是專程拜訪……”
   “行了,在我還有空暇的情況下,你可以講一點。”我瞬間打斷了他的赧然之情。
  
   一
   幾天前發生的社會新聞,仿佛只有我蒙在鼓里。推銷員跟我說,一只被圈養在豬棚里的豬,講了一句人話,變成一個比名人還名人的名豬。
   又是消費,又是炒作。無外乎,人不像豬,豬不像人!
   也對,商業人士排擠了孤獨的人,然后,孤獨的人變成了乞丐,賣弄文字,淪成小丑和笑料。當然,這是推銷員的危言聳聽之詞,不外乎沒有先例,未必就“報應”在我身上。興許,那種半瓶子醋晃蕩的孔乙己式文人,是大浪淘沙下的第一批沒有精神立錐之地的文人,緊接著是……
   應著推銷員的話頭,我又被繞到阿誠的故事中去。阿誠便是那個豬肉鋪的養豬人,亦是殺豬人,再是販豬人。阿誠如往常一般,和妻子為了半兩豬肉的事情吵了一架,照例回到養豬場采集飼料。還是那些殘羹剩菜倒在水槽里,加之常人所不知的、能加大閹豬進食量的膨熟劑,從而更大程度上催大身體。不過,養豬人除了這些一貫的商業伎倆,還有更地道的廣告宣傳。從來就把利益擺在第一位的,便是“人出名,豬壯死”的理論。殺豬賣到市場,絕大部分還是售賣給各種肉食加工廠。阿誠除了養一只種豬,其余公的全被閹割過,當然,誰都知道這些規矩,加工廠的檢測員不是傻子,知道幾斤幾兩的肉,含有幾斤幾兩的催熟劑,只是心照不宣罷了。
   阿誠終于在當地火了一把,有了給自己代言的需要,更有了肉食加工場以外的廣告商合作的機會。因為,唯一的公豬講話了,就在他給那只從不吝惜死亡、只懂得生育子嗣生產價值的種豬喂食時,它喊了一聲——傻子。
   誰?哦,蒼天大地,村里人都知道了,因為阿誠有個喜歡“一傳十,十傳百”的妻子。起初誰都不信,一起邀約過來看西洋鏡的厝邊頭尾,搬著凳子和錄音機趕來,占著擁擠的位置,依靠在臭烘烘的豬圈門口。伴隨著沖天嘶喊的豬叫聲,無不厭棄地發牢騷。迎著廣大群眾的獵奇心理,阿誠拉著幾個壯漢,光著膀子把那只碩大如桶的種豬,綁在粗礪的木棍上,三下五除二,喊著哨子,喝聲震天地把它抬了出去。
   豬被綁著,在滾燙的地面上反復掙扎。它被一群人圍觀,五短的四肢反復脫磨那根結實的粗繩,仿佛在天地腳下,流血的罪惡依然降臨在自己身上。
   “快叫爸爸——”一個男人忒膽大,走上去甩著腳往前踢了一腳。
   “咕嚕嚕……”
   “你個混賬,這只豬那么神奇,別給我踢壞了。”阿誠瞬間眼睛冒火,往前就把踢腳的那人給拽開在一邊。順著別人齊聲吆喝的需求,便是讓那男人十足的難堪,臉紅得哪涼快哪待著去。
   阿誠端了幾片青菜葉來,在反復掙揣的種豬面前,輕微地拍了幾下,像是安撫,又是揉弄。總之,它嘴里嚼著青菜葉,安靜不鬧,安全也就不緊張了。
   “快叫——爸爸——”
   人聒噪,豬也自顧著膽悸在自己的世界中去。
   “快叫啊,啥啊,怎么不靈了呢?!”
   阿誠有些心急,若無法兌現當初一蹴而就的神奇,一家子便成了全村的笑料。畢竟,按妻子歡喜言傳的性格,明天村長會接盤這種事跡,緊接著,媒體也會聞風而至,廣告代言、出版圖書……
   “求你了,我的乖乖……”阿誠額頭上夾著三道扭曲的皺紋,順著兩邊太陽穴,沁出一綹汗珠出來。
   “傻……子,傻……子,傻子!”粗壯而渾濁的聲音。
   種豬叫了,神仙火了。不,是人火了。不光有阿誠會宣傳,能讓阿誠想到的種種利益,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一應俱全、接踵而至。
   當天晚上,阿誠被邀請進了村長的家中,還沒坐下喝茶,便被幾盞鎂光燈拍得睜不開眼睛。阿誠推出畏葸而尷尬的笑容,甚至狐疑異常。當然,另一邊的媒體人早早蹲在“被”吃食的種豬面前,跪膝、舉燈,一陣狂拍。
   另一個地方,養豬場。那是阿誠的妻子,滿臉堆肉地吹捧,為了打消疑慮,索性在媒體面前為種豬喂食了上好的飼料:粉腸、海鮮、毛血旺、還有人都舍不得喝的高檔黃酒……
   “吃喝?就是這個?”一個面容嬌嗔的年輕女記者露出雪白的牙齒,謔笑著問阿誠的妻子。
   “不然呢?你以為吃普通的五谷雜糧,殘羹剩飯能講出人話了?會說話的豬是有品格和底線的。”她說話的瞬間,滿臉油光,在一縷黃昏的暗光下,映襯出油膩的、佛光般的光彩。
   “我剛才聽到了豬講出了兩個字‘傻子’,請問還能講出別的嗎?”記者又問了一個問題。
   “額,試……試試看。”
   不過,對于語言天賦而言,豬是全然不顧及人性的。此間,阿誠的妻子委實尷尬無比,畢竟眼前的豬除了吃良好的食物之外,就鼓著嘴發出幾聲難聽的豬聲而已。
   幾分鐘之后,村里的小道上塵土飛揚,來人衣冠不凡,還有不常見的汽車尾隨到場。倏然間,打開車門,阿誠身后(其實是一群人讓阿誠領過去)跟著村長和社會媒體官員一路碎步地跑過來,他們臉上露出復雜的顏色,有猜忌、緊張,亦有興奮,總之,一言難盡,一言難表。
   幾天后,種豬除了會說“傻子”,還會說“爸爸”。誰歡喜聽,誰就能領到這些稱謂。這時間,報紙上多了無數個頭條,全然和一只豬有關。
   阿誠瞬間火了,跟著種豬火了。
  
   二
   我是一個文字工作者,姑且不信。就是信了,也大抵感慨無良文人操持輿論,做著為虎作倀、毫無底線的事情,多么荒誕!如是那些媒體人、那些起哄的筆桿子,就開始了墮落。
   “怎么樣?吳永德老師,僅是我說的。今天我并不為你推銷產品,只是想說……”那個年輕推銷員的眼睛里,露出一絲復雜的神色,既有輕謔,似乎又有真誠,總而言之,我表達不出來那種被無端揶揄的心理暗示。他仿佛在說,你們就無非有點文墨,便覺得高高在上。自古商人重利輕別離嘛,可讀書人薄情寡義也多得去了。
   我付之一笑,吐出一口氣,和著夕陽落山的調子,絕塵而去。
   路上有無數個背影,我也是其中一個。推銷員的背影和我背道而馳,我轉身的一瞬間,那身令人“卑賤”的白色襯衫顯得格外刺眼。
   我跟著自己的影子回到家,沒有采擷云彩和詩意,一身孤單地回家。闔上門,企圖蓋過那不食人間煙火寡淡的車流聲音。房子里,還是一個變得蒼老歡喜碎嘴的短發中年婦女,那是我熟識的妻子,眼角長出皺紋,穿連衣裙身材臃腫,時而沉默,時而滿腹牢騷。
   我和妻子組成丁克家庭,有著讀書人特有的理想主義精神。從同一座學校畢業,卻選擇了不同的職業,她成了一個證券經紀人,而我只是一個中學教員。按她的話說,沒有孩子的負擔,生活不會危聳,隨心、隨性,可以消遣大把無關他人偏見的時光。只是,生活質量在被糧食蔬菜打底的同時,經濟負擔的出現,漸漸也成了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現實。
   妻子開始嫌我賺錢少,清朝的那些甘于平凡的窮酸秀才,多半成了我的反面教材。妻子說,她快要墮入裁員大軍,成為經濟危機下的失業人員。談論詩和遠方的人,多半局促在一瓶糟糠酒的自娛之中。在學校里,我總是無法升遷,教了二十多年的書,學生未曾給我送過禮,也沒有拜訪過我一次。所謂學術上的事情,看上去從每一次座談會上出來,像是有模有樣,其實只是被市場圈了錢,個人妥協于集體的悲觀現狀而已。
   結婚二十年的妻子看著我回來,居然沒有和我同桌吃飯。她的眼神悻悻的,又無所謂地甩門而去。等我眼見她在房間里哭泣的時候,只是囁嚅著、堅忍著說不出一句話來。
   幾日后的清晨,我順著暑期的盲流,走進人海,獨自靠著湖邊的一塊干凈石頭圪蹴著。我在想,沒有人、沒有凡塵俗事可以打擾我,只有那風聲、那青鳥的啁啾聲,很美。
   我仿佛在做夢,夢見四周只有黑漆漆的夜空,一只藍色的鷹狠狠地扣住枯萎的枝頭,這世界沒有寒冷,只知道下雨。夜色安靜得沒有令人遐想的余地,窸窣聲襲來,卷著稻草被砍斫的聲音,洇出血來,骨頭拋撒在泥土里的桑梓之情,已經隨風而散。一分鐘之后,藍色的鷹眼徐徐睜開,盯著我,注視了須臾,瞬間飛向天空,啄開了一顆黎明的星眼……
   我以為,自己在湖邊便覺得夏日安好,覺得每一個晴天,已經讓我擺脫被現實擊垮和玩弄的孤獨。那河水上翩躚而過的水鴨,在我眼前飛過,一個小孩歡愉地逗弄了一下。我依稀回憶做夢之前的景色,是多么的殘缺、多么的不現實。然而,夢境之外那縷金色的、輕柔的風聲,在耳畔猶如青鳥一樣快樂地舞蹈,真的如癡如醉。
   不過我開始疑惑了,被一種群居的魔力驅使。就在此刻,我不由分說地被擠入另一波人流當中,看似是熱鬧的,實則又是荒誕不變的場景。
   一只茶杯犬,一根毛筆,一塊地板,還有無數個嘖嘖稱奇的喝彩。瞬間,我無法釋懷詩情畫意的那一刻,在夏花燦爛的湖邊,被一股莫可名狀的“清流”糟蹋殆盡。
   拋卻人意識產生的奇觀,一個在牌匾上稱謂自己是藝術生的青年男人,抱著自己的白色茶杯犬,不學叫喚之聲,只學著早已習慣的動作。叼著一根毛筆,有模有樣地在石板上寫出一筆形如狂草的大字。旁人說:書法界的張旭后繼有人了。
   又一段歷史被寫入糊涂賬里面。大抵是小人學大人,大人學上大人的事情。說是一個叫做邵顏的文化人,學江湖潑墨,加之以噴射墨汁的奇異景觀,讓文化再次沁入到商業洪流當中無法自拔。他們說是有理如斯,更是讓我恐怖得無可奈何。然而這個號稱,是邵顏學子的年輕人靠一把絕技贏得短暫的擁躉。同時,有關網絡的發酵,似乎又有大行其道的想法。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看到了一條《茶杯犬走進草書的世界》的文章。網絡新聞比病毒傳播更快,輿論造勢下的藝術生,早已坐在電視機前的訪談欄目上,講起不可心酸的童年求學經歷,令廣大同僚為之一慟,潸然淚下。
   我不禁相信阿誠故事的真實性,遑論這個和阿誠有些類似的藝術生行業包裝。因此,我回家的時候,我和妻子用同樣支頤對視的動作,凝視對方很久很久。

共 11994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一只被圈養在豬棚里的種豬講了一句人話,變成了一個比名人還名人的名豬,讓豬主人阿誠也跟著種豬在當地火了一把,一只茶杯犬能叼著一根毛筆有模有樣地在石板上寫出一筆形如狂草的大字,在網絡新聞里比病毒傳播得更快的與論造勢下,茶杯犬的主人一個藝術生也火了,盛名之后便是名利雙收,阿誠代言了一個罐頭豬肉的廣告,種豬和茶杯犬商演不斷,荒誕怪異的事,讓丁克家庭也受到了沖擊,妻子改變了丁克的思想,“我”更是在理想與現實中變得很矛盾無所適眾。作品刻畫了一個個荒誕怪異的現象,讓人不禁深深沉思,是過著自我的生活堅持最初的思想呢?還是跟著瘋狂變得隨波逐流呢?當下人們為了追逐名利而變得瘋狂失去人性,如何讓人變得理性,讓社會不那么喧囂沉淪,的確值得探索,不過,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既然與俗世格格不入,又何必要去在意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都有自己的活法,若要遵從內心可以甘于貧寒,學古人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難得的佳作,推薦共賞。【編輯:中巖】【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09130008】【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0410第0043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中巖        2018-09-11 20:01:43
  問候作者,佳作點綴柳岸,祝生活愉快、創作豐收。
回復1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8-09-12 16:34:56
  問好中巖,辛苦了
2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8-09-11 21:18:18
  豬可以喊出“爸爸”的妙音,簡直就是勝過播音員;狗可以成為張旭,“草圣”遜色了,阿誠代言保健品,阿誠的妻子頻頻在閃光燈下,噴火不是孫悟空的本事,特殊功能的教授更吸人眼球。教員還是教員,但只要類型的小說(意識流)中的“我”都是倒霉蛋,最遭罪最壓抑,最終可能瘋,維特煩惱了,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看到底簡直要鉆地獄。小說里的“我”也折磨到了崩潰的邊緣。有句話:盛名之下其實難副!豈止是“難副”,有些敗壞了。藝術的根基在于藝術自身的血染的規律,不是那些把戲。這篇諷刺小說的藝術性正好抵充了那股邪風!懷才抱器拜讀感言。
回復2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8-09-12 16:43:27
  普魯斯特,喬伊斯的小說能讀下去就是一種勝利。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不過甘于平凡卻坐了被人揶揄的口實,這是個問題
   就像教員質疑豬狗化的炒作,被妻子嘲弄之前,他也無數次地看低推銷員。就如我寫的一樣,階級之下,無法再用平等的眼光去平視,用死去拋棄一切,也許也只成為一個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
3 樓        文友:若海若藍        2018-09-11 21:35:07
  盛名用收獲點題,令人心慟潸然。問好作者,秋吉秋祥!
只碼字,不管事,不問事,不惹事。
回復3 樓        文友:甲申之變        2018-09-12 16:44:01
  謝謝先生一如既往的關注
4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8-09-12 16:54:33
  先生的小說別開生面,懷才抱器喜歡閱讀,是一種洗心的痛快!盡管生活里很多無奈,但文字可以如槍,射擊那些丑陋。欣賞甲申小說的不凡才華!遙握!
5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4-10 18:24:23
  恭喜佳作獲絕,期待更多輝煌!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6 樓        文友:劉柳琴        2019-04-10 21:30:27
  祝賀甲申老師絕品,名副其實的絕品佳作,點贊!學習了!
劉柳琴,邯鄲市作家協會會員。自幼喜愛文學,筆耕不輟,全國第二屆職工文學創作班學員。2012年榮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網站發表作品近百萬字。
7 樓        文友:老百        2019-04-11 12:55:56
  恭喜甲申之變小說獲得江山絕品推薦,這個小說應該是意識流寫法,很有特點,欣賞點贊。
柳岸花明社團歡迎各位文友 聯系群QQ:858852421
8 樓        文友:浩渺若塵        2019-04-11 13:26:20
  恭喜甲申小說榮獲絕品推薦!向你學習!
塵世喧囂,留文字一隅,讓心靈獨享!
9 樓        文友:石寸雨        2019-04-17 09:06:07
  小說別開生面,故事不大,意義卻不平凡。拜讀。
文學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10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9-04-19 13:44:07
  小說以灰色沉郁的基調,借助人物的意識流動將碎片化的故事情節拼接重構,讓圈內圈外形形色色的人物粉墨登場,上演了一幕幕盛名不盛的鬧劇。犀利辛辣的手筆無情諷刺了社會上追名逐利者的丑態,揭露了那些沽名釣譽者的嘴臉。第一人稱的敘事視覺、入木三分的心理刻畫將主人公內心的悲涼與無助、空虛與落寞等諸多情緒體驗多角度多層面予以抽絲剝繭式的披露與呈現,引發讀者對物欲橫流、人性浮躁社會現象的省思與況味。力薦賞析。
共 10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